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屁孩的课堂!

除了热爱生活,学习也要有两把刷子。

 
 
 

日志

 
 

注意  

2007-11-06 16:36:28|  分类: 专业课程及教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注意是心理活动的调节机制。近代心理学发展即已受到重视,后行为主义和Gestalt的兴起和传播,注意的研究被排斥。前者根本否定注意的存在,后者则将注意完全融化于知觉之中。工程心理学又开始重视对注意的研究,以求了解人能同时加工的信息数量,注意分配、保持和转换的特性等,来保证人-机系统的工作效率和可靠性。50年代以来,认知心理学不仅将注意看作信息加工的重要机制,而且认知心理学在整体上强调人的心理活动的主动性。

注意的实质和特征:Moray(1969)曾指出了6个方面:1)选择性(Selectiveness)、2)集中性(Concentration)、3)搜寻(Search)、4)激活(Activation)、5)定势(Set)、6)警觉(Vigilance)。

认知心理学目前主要强调注意的选择性维度,将注意看作一种内部机制,借以实现对刺激选择的控制并调节行为(Kahneman,1973),也即舍弃一部分信息,以便有效地加工重要的信息(Boring,1970)。从这个角度出发,认知心理学着重研究注意的作用过程,提出了一些模型,企图从理论上说明注意的机制。而注意的激活作用则较多地为生理心理学所研究,警觉已成为工程心理学的重要课题。

§1过滤器模型和衰减模型

过滤器模型(Broadbent ,1958):是一个较早的模型。来自外界的信息是大量的,但人的神经系统高级中枢的加工能力极其有限,于是出现了瓶颈。为了避免系统超载,需要过滤器加以调节,选择一些信息进入高级分析阶段,而其余信息可能暂存于某种记忆之中,然后迅速消退。通过过滤器的信息受到进一步的加工而被识别和存贮。这种过滤器的作用体现在注意的功能,因此这种理论被称为注意的过滤器模型。由于过滤器至高级分析水平的通道只有一条,体现了过滤器的作用。这个模型后来被Welford(1959)称为单通道模型。在这个模型中,过滤器的选择作用并不是随机的,而是有一定的制约的:新异的刺激、较强的刺激、具有生物意义的刺激等容易于通过过滤器,受到注意。后来Broadbent则强调人的期待的作用,凡为人所期待的信息容易受到注意。

        输入通道     选

    刺————→  择       —→              ——→反应

      ————→  性

    激————→  过       场上记忆长时

                  滤

       器

 

实验1:应用双听技术给被试两耳同时呈现一定的信息。他发现被试可应用两种再现方式:以耳朵为单位分别再现左右耳所接收的信息;按双耳同时接收信息的顺序成对地再现。照Broadbent看来,每只耳朵都是一个通道,该通道的信息是单独贮存的,过滤器允许每个通道的信息单独通过,所以在应用以耳朵为单位的再现方式时,被试可注意每只耳朵的全部项目,只需要从右耳转到左耳,即只需要转换一次,因而再现的效果好。而因应用双耳刺激成对再现的方式,则至少需要在双耳之间作3次转换,被试不能注意每只耳朵的全部项目,一些信息迅速丧失,故而再现的效果差。

实验2:Cherry(1953)应用追随程序(Shadowing Procedure)所做的双听实验

追随程序:是指在实验中,同时给被试的双耳以刺激时,要被试复述事先规定的那只耳朵所听到的项目,利用复述使被试尽可能只注意一只耳朵的信息(追随耳),而不注意另一只耳朵的信息(非追随耳)。

实验结果表明,被试能很好地再现追随耳的项目,但对非追随耳的项目则不能报告出任何东西;甚至当追随耳的刺激从法文改为德文等,被试也不知道。但对非追随耳的刺激的物理特性,被试还是能觉察的。

鸡尾酒会效应:在鸡尾酒会上,当你专注于和某人谈话时,你对周围的人们交谈是不能识别的,但你对偶然传来的你的名字是能觉察和识别的。

实验3:Gray, Wedderburn(1960)的实验

这个实验表明,被试不是按耳朵为单位再现,而是多按意义再现。过滤器允许不止一个通道的信息通过。

Treisman(1960)利用追随程序进行了更严格的实验(有意义材料),发现人可以同时注意两个通道的刺激。对过滤器模型提出了疑问,即只存在一条通向高级分析水平的通道。

衰减模型(Treisman 1960,1964)

她认为过滤器并不是按“全或无”的方式来工作的,不只是允许一个通道(追随耳)的信息通过,而是既允许追随耳的信息通过,也允许非追随耳的信息通过,只是非追随耳的信号受到衰减,强度减弱了,但一些信息仍可得到高级加工。

追随耳和非追随耳的信号都先通过初级的物理特征分析,然后也都能通过过滤器,只是非追随耳的信号经过过滤器时受到衰减。而追随耳的信号则未受到衰减。受到衰减的非追随耳的信号又如何得到高级分析而被识别的?Treisman将阈限概念引入高级分析水平。她比Broadbent更加重视高级分析本身的功能特征。她认为已经贮存的信息如字词在高级分析水平有不同的兴奋阈限。追随耳的信号通过过滤器时没有受到衰减,保持原来的强度,可以顺利地激活有关的字词,从而得到识别。非追随耳的信号由于受到衰减强度减弱,常常不能得到识别。但是特别有意义的项目如自己的名字则有较低的阈限,可受到激活而被识别。影响记忆中各个项目阈限的因素有个性的倾向、项目的意义、熟悉的程度等。除这些长期作用的因素外,影响阈限变化的还有上下文、指示语等情境因素。照Treisman看来,注意的选择不仅依赖于刺激的特点,还依赖于高级分析水平的状态。

两种模型的比较

Treisman的衰减模型不同于Broadbent的过滤器模型,主要在于将过滤器的“全或无”的工作方式改为衰减。衰减模型承认注意通道间的分配,显得比过滤器模型更有弹性。

两个模型的共同点:

1、这两个模型的根本出发点是共同的,即都认为高级分析水平的容量有限或通道容量有限,必须过滤器予以调节;

2、这种过滤器的位置在这两种模型中是相同的,都处于初级分析和高级的意义分析之间;

3、这种过滤器的作用又都是选择一部分信息进入高级的知觉分析水平,使之得到识别,注意选择都是知觉性质的。统称为Broadbent-Treisman过滤器-衰减模型,并将它看作注意的知觉选择模型。

§2  反应选择模型与知觉选择模型

反应选择模型(Deutch, 1963)

Deutch认为几个通道的信息均可进入高级分析水平,得到全部的知觉加工,注意不在于选择知觉刺激,而在于选择对刺激的反应。他设想中枢的分析结构可以识别一切输入,但输出是按其重要性来安排的,对重要的刺激才会作出反应,对不重要的刺激则不作出反应。这种重要性的安排还依赖于长期的倾向、上下文和指示语等。这个理论认为注意是对反应的选择,因而它被称为反应选择模型(Response Selection

Model)。

在实验中追随耳和非追随耳的信息均能进入高级分析即知觉分析水平。实验采用了追随程序,使追随耳的信息显得比非追随耳的信息更为重要,因而能引起反应,即能被回忆并说出来,非追随耳的信息则不能,但其中的重要的刺激如被试的名字是可以引起反应的。Norman(1968,1976)认为,一些东西之所以未被注意,只是因为对其他东西作出了反应,即注意了其他东西,使前者在识别以外未得到继续的加工,如从记忆中提取,因而未能被说出来。

实验支持:Hardwick(1969)在实验中,给被试的双耳同时呈现刺激,其中包括给右耳或左耳听到靶子词时,都要分别作出反应。Shiffrin(1974)进行了类似的实验:让被试在白噪音的背景上,识别一个特定的辅音。实验条件分为3种:1)用双耳听,只注意双耳;2)用左耳听,只注意左耳;3)用右耳听,只注意右耳。结果显示,在三种条件下,对特定的辅音的识别率没有显著差异。这些实验结果提示,无论是单耳或双耳都能识别输入的信息,只要所处的条件相同,就能有相同的识别率。

两种注意模型的比较:

反应选择模型不同于知觉选择模型。它们的主要差别在于对注意机制在信息加工系统中所处的位置有不同的看法。

Massaro(1975)的图示:

 

          刺激——→ 觉察——→识别——→复述与反应择定——→反应

       ↑    ↑

                        知觉选择  反应选择

 

依照知觉选择模型,起注意作用的过滤器位于觉察和识别之间,它意味着不是所有的信息都能进入高级分析而被识别。这个模型也称为早期选择模型。依照反应选择模型,注意的机制位于识别和反应之间,它意味着几个输入通道的信息均可识别,但只有一部分可引起反应。这个模型也称为晚期选择模型。

(一)各自的实验证据:

1、Teisman,Geffen(1967):对上述的各种模型进行考验。应用了双听技术和追随程序,在同时呈现给被试两耳的刺激中,分别随机地安排一个特定的词(靶子词),要求被试无论是追随耳还是非追随耳听到靶子词时,都分别作出反应。分别记录双耳对靶子词的反应次数。根据这种实验程序,可作出如下的预测:

依照过滤器模型:追随耳能听见靶子词并作出反应,非追随耳则听不到并不能作出反应;

依照衰减模型,追随耳和非追随耳均可听见靶子词并作出反应,但追随耳一方的反应次数应多于非追随耳;

依照反应选择模型:追随耳和非追随耳均可听见靶子词并作出反应,由于双耳都有同样的反应形式,双耳的反应次数将相近。

Teisman等的实验结果显示:这个实验结果有利于衰减模型,支持知觉选择模型Teisman认为,注意选择不是反应性质的。

Deutsch等(1967)指出,Teisman的实验使双耳处于不等的地位,一耳为追随耳,一耳为则不是。在追随耳一方,对靶子词既要复述(追随)又要作出敲键反应,即要作出两次反应,但在非追随耳一方,对靶子词只要作出一次敲键反应。这些无疑都要影响双耳的重要性,即追随耳会显得比非追随耳的信息更为重要。

2、Teisman,Riley(1969)的改进实验:

要求被试当从追随耳中听到靶子词后,不对靶子词进行复述,使两耳在接收靶子词的条件相一致,其他安排与上述实验相同。这个实验依然支持知觉选择模型。但从反应选择模型的角度来看,这个新的实验仍使双耳处于不等的条件。因为一耳被安排为追随耳,而且即使从靶子词本身来看,双耳也未必保持相同的条件,当追随耳的刺激受到逐个复述,只是到靶子词时停止复述,反而会显得突出而变得重要,以致影响反应输出,使追随耳的反应率高于非追随耳。

3、反应选择模型的核心是输出的重要性标准。因此进行信号觉察论的分析,查明追随耳在感受性(d′)和反应标准(β)上是否有区别,对两类模型的争论是有意义的。Moray, O′Brein(1967)在应用双听技术和追随程序的实验中,给被试双耳同时呈现数字并随机地插入字母,被试从追随耳中听到字母后,要分别作出按键反应。根据双耳对字母的反应次数来计算d′和β。结果发现,双耳的d′有显著差异,追随耳高于非追随耳,但双耳在β上没有显著差异。这些结果说明,双耳觉察靶子的次数不同,并非由于标准不同而造成的。这个结果支持知觉选择模型,而不支持反应选择模型。

4、皮肤电反射实验(Moray et al 1970):应用追随程序的双听实验中,对追随耳中出现的特定字词伴以对被试的电刺激,形成条件性的皮肤电反射。在以后的实验中,当已称为皮肤电反射的条件信号的字词从追随耳转到非追随耳,尽管该字词未被识别,但仍发现有皮肤电反应存在。后发现,甚至同义词也能在非追随耳中引起同样的皮肤电反应。该实验既能支持衰减模型(另一通道信息未被识别但也受到一定的加工),也能支持反应选择模型(同义词实验说明尽管这个词未被识别,但它还是经受了语义分析)。

较多的心理学家倾向于知觉选择模型,原因之一是反应选择模型太不经济了:所有的输入信息都得到包括高级加工在内的全部加工,然后大多数经过分析的信息几乎立即被遗忘了。但目前仍没有定论。

(二)联系

两者并不是那样尖锐地对立。反应选择模型实际上是一种记忆堵塞现象,它也是与认知系统加工能力有限联系着。而且这两个模型也都认为,几个通道的信息可以同时受到注意,即都承认注意的分配。这就是一些实验既可以从知觉选择模型,也可以从反应选择模型得到解释的重要原因。因此,注意可是知觉选择,也可是反应选择,而在不同的条件下可有不同的选择。当然两者性质上的差别不应忽视。

(三)实验研究的改进

在迄今进行的实验研究中,主张知觉选择模型的人多利用附加追随程序的双听技术,将注意引向一个通道,再来分析和比较两个通道的作业情况,所研究的是集中性注意(Focused Attention);支持反应选择模型的人多应用不附加追随程序的双耳作业,使注意分配到双耳,他们所研究的是分配性注意(Divided Attention)。这两种实验的差别会反映在实验结果上,并影响理论分析。

以前的实验研究几乎都是在听觉道内进行的,很少涉及其他的感觉道。在发展出双听技术和追随程序以后,听觉道的实验有一定的优势。应利用其他感觉道特别是同时利用不同的感觉道进行实验,有利于解释注意的实质和机制。

§3 中枢能量理论

一、双作业操作

同时进行两种活动的情况如何,依赖于两种作业是否相似、作业本身的难易程度以及个人的技能等因素。在进行两种不同感觉道的作业时,未受到注意的输入通道的信息所能得到的高级分析要比原先想象的要多。即使是在同一感觉道进行两种性质相同的作业,也会由于作业的难易程度不同而出现不同的结果。

在双听试验中,被试从非追随耳中觉察出靶子的数量还依赖于他们自身的特点。

从有关的实验报告来看,前面提到的许多双听实验大多是以没有经验的人做被试的,这一点应加以重视。

二、中枢能量及其分配

1、知觉选择模型和反应选择模型都与认知系统加工能力有限相联系。信息加工观点承认人和计算机的加工能力有限,而这主要是指中枢加工器,即中枢能量是有限的。但是在这两个注意模型里,中枢加工能力或中枢能量有限只是作为它们的出发点,并没有用来具体说明注意的机制,没有成为解释原则。

一些心理学家力图更多地应用中枢能量来说明注意。他们并不设想一个瓶颈结构,即存在于某个位置的过滤器,而是将注意看作人能用于执行任务的数量有限的能量或资源。用这种能量或资源的分配来解释注意。这种理论可称作中枢能量理论。

2、Kahneman(1973)的能量分配模型:

他认为人可得到的资源和唤醒(Arousal)是连在一起的,其数量也可因情绪、药物等因素的作用而发生变化。决定注意的关键是所谓的分配方案,它本身又受到几个因素的制约:受制于唤醒因素的可能的能量、当时的意愿和对完成任务所需能量的评价。当然个人的长期轻响也起作用。

Kahneman看来,个人的长期倾向反映不随意注意的作用,即将能量分配给新异刺激、突然动起来的东西和自己的名字等;当时的意愿体现任务的要求和目的等;对完成任务所需能量的评价是一个重要的因素,它不仅影响可得到的能量,使其增多或减少,而且极大地影响分配方案。从这个模型看来,只要不超过可得到的能量,人就能同时接收两个或多个输入,或者进行两种或多种活动,否则就会发生相互干扰,甚至只能进行一种活动。这个模型明确地将不随意注意包括进来,并存在某些自动加工。

3、遵循能量或资源分配的观点,Norman, Bobrow(1975)进一步区分两类过程:资源限制过程(Resource-Limited Process)和材料限制过程(Data-Limited process)。所谓资源限制过程是指其作业受到所分配的资源的限制,一旦得到较多的资源,这种过程便能顺利地进行。而材料限制过程是指其作业受到任务的低劣质量或不适宜的记忆信息的限制,因而即使分配到较多的资源也不能改善其作业水平。对于两个同时进行的作业来说,其作业水平如何,需视过程性质而定,如果他们对资源的总需求超过中枢能量,就将发生干扰。照Norman, Bobrow看来,这时的两个作业水平受互补原则(Principle of Complementarity)所决定,即一个作业应用的资源增加多少就会使另一个作业可得到的资源作相应数量的减少

4、用资源分配的观点对知觉选择模型和反应选择模型的分析:在应用追随程序的双听实验中,需要对追随耳的项目进行复述,因而占用了大量的资源,剩下给非追随耳的只有少量的资源。如果这时非追随耳面临的是需要较多资源的作业,那么非追随耳由于没有足够的资源,其作业水平就会低于追随耳;如果这时非追随耳面临的是只需较少的资源便可执行的作业,那么非追随耳的作业水平就不会低于追随耳。同样,如果两耳面临相同性质的作业,而且得到数量相近的资源,那么两耳的作业水平也会相近。

5、实验支持:

Johnson, Heins(1979)的实验:在双听实验中给被试点双耳呈现靶子词和非靶子词,要求被试追随靶子词(不固定在某一只耳朵中出现)。靶子词和非靶子词的呈现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它们都由同一个男性声音读出(称作低感觉可辨度),另一种是靶子词由男性声音读出,非靶子词由女性声音读出(称作高感觉可辨度)。非靶子词也有两种:一种是与靶子词同属某个范畴,称作 低语义可辨度),另一种是与靶子词分属不同的范畴(称作高语义可辨度)。被试在实验中的任务是复述他听到的靶子词,但实验完毕后要求被试回忆所呈现的非靶子词。

实验结果:不管语义可辨度的高低,非靶子词回忆的数量,在低感觉可辨度下的多于高感觉可辨度下的。这是因为在低感觉可辨度下需要进行更深的加工,应用更多的资源,故而非靶子词回忆的数量也较多。基于实验结果,Johnson, Heins提出注意选择的多部位说(Multiple-Loci Theory),即认为注意选择可基于感觉信息在加工过程中的早期阶段实现,而依赖较深的语义加工的选择则在后期实现。比知觉选择模型和反应选择模型更灵活。

Johnson, Wilson(1980)的实验:给被试的双耳同时呈现一个字词,被试的任务是觉察事先规定的某个范畴的字词(靶子词)。所用的靶子词是双义词,即至少具有两个不同的意义。如事先的范畴是“衣着”,“sock”就是双义的靶子词(短袜,痛击)。在给一耳呈现靶子词时,同时给另一耳呈现非靶子词。非靶子词分为3种:1)偏向双义词的适宜意义的字词如“臭的”;2)偏向双义词的不适宜意义的字词如“打击”;3)中性的字词如“星期二”。

靶子词的呈现方式有两种:一种是靶子词不固定呈现给哪个耳朵,被试事先也不知道靶子词将来自哪只耳朵(分配性注意);另一种是靶子词只呈现给左耳,被试事先知道这一点(集中性注意)。

实验结果:在分配性注意下,适宜的非靶子词有利于靶子词的觉察,而不适宜的非靶子词则有损于靶子词的觉察;但在集中性注意下,非靶子词的类型对靶子词的觉察不起作用。在前一种情况下,非靶子词得到语义加工,应用的资源较多;而在后一种情况下,非靶子词没有得到语义加工,应用的资源较少(非追随耳),接收靶子词的追随耳应用较多的资源,从而导致靶子词的觉察率在集中性注意时高于分配性注意。这些结果都是实验条件引起的不同的资源分配所引起的。

Johnson, Wilson与Shiffrin et.al(1974)d的实验相比较:虽然这两个实验都是研究集中性注意和分配性注意时的靶子觉察,但得到的结果并不一致。Shiffrin得到的结果是,在白噪音的背景上觉察一个特定的辅音,集中性注意与分配性注意没有差别。Shiffrin所应用的实验作业是材料限制作业,不是增加资源就能改善的,因此集中性注意和分配性注意不会导致不同的水平。而Johnson, Wilson所应用的实验作业是资源限制作业,其作业水平依赖于所得到的资源数量,所以集中性注意和分配性注意由于分配的资源不等而导致不同的结果。

6、小结:

中枢能量理论可较好地解释同时进行两个作业所产生的各种复杂情况,并在一定程度上克服知觉选择模型和反应选择模型的对立。它以资源分配来取代设在信息加工过程某个阶段上的过滤器装置或选择机制。但也有一定的弱点。中枢能量理论所主张的资源分配是着眼于过程的整体的,没有深入到过程内部;也不能抹掉前两种模型的可能性,尤其是这两种模型着眼于过程内部的加工阶段的。因此可以设想:注意的选择在总体上是受资源分配的,但它在信息加工过程中是如何实现的及在哪一个阶段实现的,却要依赖于其内外许多因素,如信息加工系统的功能状态、作业类型和当前的情境等。

§4 控制性加工与自动加工

两种加工过程 :练习对双作业的水平有重要作用。从中枢能量理论来看,练习改善了能量分配方案,使能量分配更适合当前任务需要,同时有改善了完成作业的操作过程,减少对能量的需求,甚至使某些加工过程自动化了,不需要任何资源和注意就可以进行。

1、Shneider,Shiffrin(1977)提出来两种加工过程的理论:区分出控制性加工(Controlled Processing)和自动加工(Automatic Processing)。

控制性加工是一种需要应用注意的加工,其容量有限,可灵活地用于变化着的环境。这种加工是受人有意识地控制的,故称作控制性加工,又可称注意性加工。

自动加工是不受人所控制的加工,无需应用注意,没有一定的容量限制,而且一旦形成就很难予以改变。

2、Schneider, Shriffrin用视觉搜索实验来研究这两种过程:

先给被试识记1-4个项目(识记项目),然后再视觉呈现1-4个项目(再认项目),让被试判断再认项目中是否有任何一个项目是以前识记过的,作出相应的反应。

识记项目和再认项目的安排分两种情况:一种是识记项目为字母,再认项目中可包含一个识记过的字母,其余为数字,或者全部再认项目均为数字,不包含任何字母(字母与数字的安排也可倒过来),被试只需从数字(字母)中发现是否有字母(数字),就可正的或负的反应。这样的安排是使识记项目和无关项目的再认项目分属两个不同的范畴,故可称不同范畴条件。另一种是识记项目为字母(数字),再认项目也全部为字母(数字),其中可包含亦可不包含一个已经识记过的项目。这种安排使全部识记项目和再认项目同属一个范畴,可称作相同范畴条件。在这种条件下,某一次实验的识记项目可以是另一次实验的无关的再认项目,反之亦然。在全部实验中,再认项目的呈现时间还得到系统的变化。

实验结果说明不同范畴条件下的再认或搜索优于相同范畴条件,而且识记项目和再认项目的数量对不同范畴条件下的反应没有什么影响,但在相同范畴条件下,随着识记项目和再认项目增多,判定所需的时间也增多。

根据实验结果,Schneider, Shriffrin相同范畴条件下,被试应用的是控制性加工,它将每一个识记项目与同一范畴的每一个再认项目顺序地进行比较,直到匹配为止;在不同范畴条件下,被试从数字(字母)中搜索出字母(数字),应用的是以平行方式起作用的自动加工,从而表现出两种不同的判定速度。他们还认为这种自动加工是在长期的实践中分辨字母和数字的结果。在另一个实验中表明已形成的自动加工是很难改变的。

3、小结:自动加工是快速的,以平行方式起作用,但缺少弹性;控制性加工是较慢的,以系列方式起作用,具有弹性。

从这个两种加工理论来看,如果这时应用的是自动加工,注意可以成功地在几个输入或作业中间进行匹配;假如在两个同时进行的作业中,至少有一个作业包含自动加工,那么两个作业就能顺利地进行,因为自动加工无须应用注意。但两个控制性加工的作业则难以顺利地进行,因为两者都需要应用资源或注意。另一方面,当需要将注意集中于某些信息输入时,控制性加工还需排除另一些信息输入,这时自动加工过程对不需要的信息作出的反应会给作业带来干扰,降低作业水平,所以控制性加工的作业水平还会受到自动加工的影响。

4、问题的扩展:资源限制过程无疑是控制性加工过程,或者主要包含控制性加工,而材料限制过程可能较多地涉及自动加工,因为它即使得到更多的资源也是无法改善其作业水平的。

特征整合理论

1、Teisman , Gelade(1980)提出的特征整合理论(Feature Integration Theory)也是一个涉及自动加工的注意理论。他们区分了客体(Object)和特征(Feature),将特征看作是某个维量的一个特定值,而客体则是一些特征的结合。特征是由功能上独立的一个知觉的子系统所分析的,这种加工是自动的,并且是以平行方式进行的,而客体的辨认则需要集中性注意参与,完全是系列加工的结果;集中性注意的作用类似“粘胶”,使一些特征得以结合为一个单一的客体。

2、实验:给被试视觉呈现1~30个不同的字母,要他们搜索一个特定的靶子,记录其反应和所用的时间。这个靶子或者一个客体(绿色的字母T),或者一个特征(蓝色的字母或一个S)。结果发现,当靶子是一个客体时,呈现的项目数量对觉察靶子所需的时间有很大的影响,数量愈多,所需的时间也愈长;当靶子是一个特征时,呈现的项目数量对觉察靶子所需的时间没有实际影响。另外对觉察客体靶子作长期的练习也不能导致平行方式的自动加工,并且当缺乏集中性注意时,尽管不同客体的一些特征可以得到加工,但一个客体的诸特征未能“粘在一起”,因而可能出现交叉的结合,即一个客体的特征与另一个客体的特征错误地结合在一起,形成错觉性结合。Teisman, Gelade将一类信息(特征)与自动加工相联系,而这是Schneider, Shriffrin所没有涉及的。

3、关于自动加工的标志问题:LaBerge(1981)概括的标志:1)它的出现是意识不到的,不可避免的;2)没有一定的容量限制;3)高度有效性和难以改变。Posner,Snyder(1975)提出的标准:1)它是意识不到的;2)它的出现是不受人控制的;3)与其他心理活动不发生干扰。

4、问题的扩展:是否所有的加工过程或哪些加工过程可以自动化,目前还不明确。

  评论这张
 
阅读(240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